酒凛

我十几岁,我好累,我在冷坑跳芭蕾。

K莫的日常,关于白色蟑螂与冰淇淋盒

天一入冬,就管不住嘴。郝眉前阵子顿顿火锅,胡吃海塞,梦里都嚼着牛肚,结果大半夜上吐下泻,折腾进医院,扎了满手针眼。

当然结果就是,从医院里出来,发现自己整个零食库都空了…

“KO!我的黑森林小蛋糕呢?”

“愚公吃了。”

“KO!我的草莓冰霜呢?”

“送给猴子。”

“KO!我……”

“其余肖奈都拿走了。”

若说这些都还可以忍受,那隔三差五偷买藏在家中各处的零食过一天便会离奇失踪,这就实在让人忍无可忍了。

在又一次痛失藏在橱柜夹层中的芝士蛋糕后,郝眉胃里多日不得滋养的馋虫发出了愤怒的悲鸣,致使他在漆黑深夜中屈辱地沾湿了半个枕面……

“这日子没法过了,我要和KO分居!”

郝眉握...

2017-11-27

[K莫]美人手里的星辰(21)

方礼茗过来时愚公和猴子刚走,郝眉的视频被接到了KO电脑上,窗口缩小在KO电脑左下角,KO戴着耳机,双眼专注工作,嘴里却时不时应上一声。

方礼茗站在KO右侧,第一眼没看见视频窗口,只是他见KO嘴角微勾,眼中笑意吟吟,一派从未见过的温柔模样,不由心中一动,连大清早因肖奈的话而产生的满腹郁结之气都散了不少。

“KO大神。”

方礼茗走近桌前,这才看清那小小的视频窗口,里头郝眉正靠在床头抱着电脑打游戏,时不时手掌揉几下后腰,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尚有好转的心情一下跌到谷底,方礼茗抿紧唇,等KO摘下耳机询问什么事时,他才勉强牵了牵嘴角。

“我来要…郝眉师兄的请假单。”

KO顿了顿,看了...

2017-10-16

[K莫]美人手里的星辰(20)

肖奈做事从不拖泥带水,他说要辞退方礼茗,第二天一早就把人叫进了办公室。

楚乐心抱着文件急匆匆跑过玻璃窗,余光瞄到办公室里两人,脚下急刹车,悄咪咪贴到玻璃上偷窥。

两人说话声音不大,楚乐心伸长了耳朵也没听到半个字,反而脑袋被人从后轻拍了下。

“啊!谁?”

楚乐心吓了一大跳,抱着头尖叫着回过身,发现林瑶正站在她背后,一脸玩味地看着她。

“乐心你干嘛呢?偷偷摸摸和做贼似得。”

“嘘...我给郝眉师兄观察敌情呢!”

楚乐心拉了把林瑶,让她往办公室里看,林瑶扫了眼,面色一肃,赶紧一起趴到窗上往里看。

“哎说什么呢,听不清啊。”

林瑶性子急,听不见声只能看见里面人动唇,急的手指直挠玻璃。...

2017-10-15

[K莫]美人手里的星辰(19)

郝眉跑进休息室,肖奈和KO面对面坐着,一人面前摆着台电脑,全神贯注十指翻飞。郝眉仔细观察了下,这两位大神均神色如常,没有半点愚公说的那种凝重感啊!

郝眉试着打声招呼,“KO,老三?你们…工作辛苦了!”

肖奈朝他微笑点头,回道:“中午好。”

郝眉心虚地缩了缩脖子,赶紧赔笑。

KO看了肖奈一眼,站起身走到郝眉身边,手掌顺了顺他一头乱毛,应道:“不辛苦,去整理下,出来吃饭。”

台阶都来了,哪有不下的道理?郝眉比了个OK的手势,飞快地遁出门捣腾自己去了,等他再回到休息室,那又是西装革履,帅气逼人的眉哥一枚!

郝眉坐在KO旁边,一边大口大口吃午饭,一边问KO:“你们早上是不是讨论我来着?”...

2017-10-13

[K莫]美人手里的星辰(18)

郝眉一觉睡醒的时候办公室里就剩他一个人躺着,腿边还坐着个愚公,他揉了揉眼,膝盖顶了顶愚公后腰,迷迷糊糊问他:“哎现在几点了?”

“呦,你可算醒了啊。”愚公退出手游,对着郝眉晃了晃手机屏幕。“看到没,斗大的字,哥哥,现在可是中午十二点了!”

郝眉定睛一瞧,乖乖还真是!他探头往玻璃窗外看,同事们忙的热火朝天,抱着电脑扒着盒饭。

大概……全公司只有他一人睡到现在才醒。

郝眉嗷的惨嚎一声,抓住愚公衣领来回摇晃,“啊啊啊!你为什么不叫醒我!”

愚公被晃的晕头转向,拼了命抢救出自己衣领,举着两手投降,语速极快道:”不是兄弟不叫你啊,是KO大佬吩咐过,谁都不准吵醒你,连老三都被他赶去休息室工作了!...

2017-10-12

[K莫]美人手里的星辰(17)

郝眉在新地铺上躺下没多久,外头KO那座上的灯也灭了,不多时草草梳洗了下的KO走进办公室。

郝眉的地铺靠进门口,KO路过时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KO裤管,大半夜的,走着走着腿忽然被人扯住是种什么体验?

KO大脑也停机了几秒,顿了顿后才低下头。

“郝眉?”

KO有些吃惊,他一直以为自己铺位旁边拱起的那个人形是郝眉,怎么正主突然睡在了门口,那睡在他铺位旁边的是谁?

“KO~”

郝眉嘟着嘴,奶音里透出快要化为实质的委屈,就算黑暗中看不清他脸,也能猜到他是一副怎样的可怜表情。

“地铺好冷啊,你陪我睡好不好?”

“冷?”

KO蹲下身摸了摸郝眉身上盖的被子,和所有人一样的小棉被,就是垫的褥子不...

2017-10-10

[K莫]美人手里的星辰(16)

拖更,不接受任何催文,谁催谁是受!


KO提着烤鱼走进办公室,没看到郝眉,转了一圈在肖奈办公室找到人。

郝眉正坐在肖奈办公桌上玩手机,他屁股坐的靠里,两条腿微微悬空一晃一晃的踢踏着。

KO把烤鱼放到一边,郝眉正想探过身去够,眼角一瞥发现方礼茗正站在玻璃窗外。

“KO,抱!”

郝眉朝KO张开双臂,KO正在解塑料袋的手一顿,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手,走过去揽腰抱起郝眉,放到地上。

郝眉眉眼弯弯,凑上去亲了口KO的脸颊,欢呼着跑向烤鱼。

肖奈笑了笑,看着KO道:“微微病了,你们不觉得这种行为会伤害到我吗?”

KO撩了撩眼皮,没有丝毫诚意道:”下次注意。“

”注意个头!“郝眉解开袋子,...

2017-10-09

[K莫]美人手里的星辰(16)

方礼茗喜欢KO,这事看得出但不好说。

一来人家也没干什么,特别照顾一点可以说是对偶像的崇拜心理。二来,KO完全没反应,方礼茗剃头担子一头热,这种时候跑出去说更像是个疑神疑鬼的妒夫,容易被抓把柄。

郝眉咬着笔杆子坐在椅子上发呆,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情感危机,对于处理办法,他确实很懵懂。

不能明说,那只能暗秀了。

郝眉灵光一闪,微微眯起眸子,笑的像只狡猾的小狐狸。

当晚工作进度为零的郝眉主动要求留下加班,KO看了看他的电脑,文档里一片空白,他拖过一把椅子,正想帮郝眉补完工作,却被按住了手。

“哎哎不行!我要先写文案的,可我现在没思路。”

KO看了看按住他的那只手,又看了看满脸大写“我...

2017-10-07

[K莫]美人手里的星辰(15)

郝眉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香辣蟹,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能量,他春光满面的回到致一开始投入手头项目,三天后,精神崩溃地蹲在了前台做行为艺术家。

半天过去了,大脑还是一片空白,郝眉不禁陷入沉思,吾是何人,从何处来,要往何处去?

“眉哥啊~啊~啊~”

听这一波三折的叫法,无疑是同样被折磨到怀疑人生的愚公。

“干嘛啊!”

郝眉撑着下巴换个面向,用后背对着愚公。

“兄弟我千辛万苦来给你送情报,你就拿屁股对着我?”

愚公踢了踢郝眉屁股,一脸神神秘秘的。郝眉反手拍掉那只脚,又把面向转回来,眼神示意愚公。

“有话快说有屁快放,我没灵感正烦着呢。”

愚公一晒,似笑非笑,“那我这消息听完,你肯定更烦...

2017-10-06

[K莫/嬴风]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时空旅行吧(5)终章

5—1

嬴政下午没有回宫,而是在唐青风去军营后,遣开心腹,偷偷溜进了厨房。

KO正在里面和面,准备给郝眉做芋圆球。

嬴政进来,KO看了他眼,心中明了,却没有点破,只是身子往旁边挪了挪。嬴政走过去和他并排站着,卷起袖子,学着他和面。

嬴政一直是信奉君子远离庖厨的,但当他看见郝眉津津有味吃着KO做的菜才意识到,能让心上人快乐的事,分什么谁能做谁不能做呢。

只要是想想唐青风吃到他亲手做的东西眉开眼笑后,嬴政就止不住的开心起来。

说不定还能得到青风的夸奖呢!

然后事实总是事实。

一个时辰后,出锅的芋圆球分为了两种,一边是色泽金黄,形状圆润,看起来可口非常;另一边则是奇形怪状,大小不一,...

2017-10-05
1 / 3

© 酒凛 | Powered by LOFTER